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召唤水浒救大宋_ 第六十六章:幸得临漳:上-

时间:2021-05-28 12:2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曹浒小说召唤水浒救大宋 第六十六章:幸得临漳:上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傅红和马扩两个率领马军七百来人,困了在马上睡,饿了在马上吃,奔袭三,就到了临漳的地界,马扩向着傅红道:“傅总管,以在下之见,我们还是先歇歇兵,然后再走才是,不然的话,我们人能受得了,这马是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傅红看看士兵的那些马,却是汗淋淋的了,必竟不是每一匹都是她那血点子斑龙兽一般的宝马,于是就点头道:“好,就先停一停,想办法做点好的吃,给大家暖暖胃。”

    马扩自然不能让傅红去管那些杂事,亲自选了驻扎的地方,先安排了人打了些野鸡、野兔烧烤了,每十人分下一支,用头盔盛了水,把炒面倒在里面,熬了面粥来吃,马也放开,让它们选了干草来吃,选清洁干净的水源饮遛了。

    傅红和马扩两个人对坐吃着面粥,马扩就道:“我们明就在临漳城下掠过,惊动刘春,然后退走,那刘春就算做做样子,也会派兵出城来查看,只要我们把他派出来的人马歼灭,刘春必然会封门闭户,我们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。”

    傅红漫不经心的喝着面粥,轻声道:“临漳守卫如何?”

    马扩道:“临漳不过是城,刘春本来是这里的一个捕头,认了刘豫为亲之后,就被封为临漳节度……。”到这里马扩冷笑道:“这些人也不知道大,只想着封官,一个县城里,竟然封了个节度,当真可笑。”

    马扩笑完之后又道:“那刘春知道长短,加上临漳少有盗匪,更无军马,而刘春借节度之权,强令四下城池把钱粮解到临漳,为了保证运送不断,临漳日不闭城,夜不落门,几乎没有什么城防可言。”

    傅红听到这里,眼睛微微发亮,就道:“惊动刘春,却未必能惊动刘豫,人求财,直发蚊蝇求血,甘愿以死而求,一但他上报刘豫,只怕刘豫会动兵来护,临漳就难以再成为他的敛财之地了,不如隐而不服,最多刘豫查问,只事态不明也就是了,不如我们拿下临漳,把他聚到手的财富都给散了,这人为钱,也会把事情上报刘豫。”

    马扩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傅红,道;“傅总管,我们不过七百余人,而且都是马军,不善攻城,孙子谋攻有言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,攻城犹多,而临漳兵马最少也要有八千人,十倍与我还多,我们如何能拿得下来啊。”

    傅红不以为意的道:“临漳人马,都是刘春从周边城池凑过来的,何足道哉,我们也不用攻城,那里不是有十几套的金兵衣甲吗,一会穿了,打上金人旗号,就向临漳,那刘春如何发现得了吧,将将近城,我们立刻抢入去,只封一门,空三门让他们逃命,那些人必无敢战之心,夺城之后,散尽粮食,尽量拿走金银,刘春一来心疼钱财,二来城池被破,他就是想瞒,只怕也瞒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马扩听得也不由得心动起来,他知道,傅红的办法,肯定要比他的办法更好,虽然理智告诉他,对方有八千人,不是他能撩拨的,但是热血却让他有一种向前的冲动,最后马扩一拍手道:“好!就听夫饶!”

    当下就叫了十几个高大的兵士,都换了金饶衣服,马扩就选了一件头目的衣甲着了,他出使过金国,久历北地,所以能一句流利的金国话,这个带队的头目由他来演,最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军马歇了一夜,第二早起之后,众人就在林子里,磨刀擦枪,准备着一会的撕杀,傅红抓了几把干草,在血点子斑龙兽的身上轻轻的揉着,马扩看在眼里道:“这是那些胡饶法子吧?”傅红点点头道:“正是,这样揉一揉,能让牲口身上的肌肉都活动开,一会跑起来,就会更灵活。”

    马扩道:“我在北地为使者的时候,看到过那里的牧民这样弄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”他一边也一边抓了草,学着傅红的样子跟着揉了起来,两个饶动作感染了其他的士兵,让他们也动了起来,当战马被揉得身体发热的时候,大家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太阳走到了高之上,傅红飞身上马,然后做了个手势,众人全都跟上,一齐上马,出了林子,就让马扩带着那些穿了金人衣甲的在前面,其余人脱了身上宋军(信军还是宋军的衣甲)的号衣,让人看不出行迹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骑队出了林子,向着临漳而去,离着临漳城不过还有二、三里的距离,就见前面有一队押着粮草的车队,马扩早就得了探子的回报,知道临漳城外,总有周边城镇过来押送粮草的车队,远远看到,不由得眼前一亮,就道:“裹上去!”当下就带着那一队穿着金国衣甲的骑兵裹了上去。

    马扩的带队向前去,断后的一个兵士立刻打起一面大旗,就在风中摇了摇头,傅红那面看到,也命人打起旗来,他们拿了内黄,刘豫军的大旗得了不少,傅红来得时候卷了十几面过来,这会全都打起来,把队伍就给遮住了,从远处看,完全看不出傅红他们是哪一路的人马。

    马扩他们追上了粮草车,押车的队伍都有惊疑不定的向着他们看去,其中一个都头打扮的人骑着一头大走骡,就过来向着马扩拱手道:“将军是哪一路的?”

    马扩就用金国话骂道:“你又是什么东西?也敢来盘问我!”着就空一甩马鞭,他这甩马鞭的功夫是和金国礼部的官员学得,完全金饶手法,一鞭过去,抽在那都头的脸上,打出长长一道血痕,那都头哪敢再问,急忙缩回去了,同时偷偷看看马扩他们的坐骑,眼见都是北地良马,不由得暗忖道:“看来真的是金人,不知道是哪一路的兵就是了。”原来宋军少马,就是军中也有不少走骡,更没有那么多的北地良马,这都头就以此来判断马扩他们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,大队人马就到了临漳城,那都头就让粮草车向边上赶开,然后回身向着马扩道:“却请将军先走!”

    马扩冷笑一声,就带队向着临漳过去,反正守城兵已经看到他们和粮队话了,这会只要大摇大摆的过去就是了,后面的傅红远远的看到,也低低下令:“我们紧跟上粮草车!”骑兵得令,就向前去,紧紧的跟上了粮草车。

    由于金兵北返,河北偶而出现一些金兵,总会带着大量的伪军,所以押粮草车的都头并没有怀疑,就由着傅红他们的人马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临漳城大门打开,全无防备,守门的一个巡检看到马扩他们过来,立刻挥动鞭子,把堵在城门边上的百姓都给赶了开来,卑躬屈膝的上前,用不熟练的金国话道:“人恭迎……。”他话没完,马扩用力一挥手,身后一个军催马过来,猛的一刀劈过去,那巡检脑袋立时从脖子上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诸军上前,只管杀人!”马扩大吼一声,双手握了双奔就向城中冲去。

    前面一动,傅红提了双槊催马前冲,血点子斑龙兽,猛的一跃,就跃到了一辆装粮的马车上,巨大的冲力压得那车子一沉,拉车的两头骡子再难向前一步,不由得长嘶不止,那都头不辩左右还大声喝斥,傅红左手槊一挥,就打着他的头上,把他的脑袋直接就给打烂了。

    血点子斑龙兽二次向前窜出去,就到刘桥之上,这会马扩他们正在城门口杀人,城上的兵士,慌乱之中,几个明白的就开始拉绞索,傅红双槊左右一挥,同时打在吊索之上,哗啦一声,铁索立时断开,吊桥忽得一下砸落,扬起无数的尘埃。

    “马扩!”傅红催马进来,大声叫道:“向里冲!”马扩听到,就丢开门口的军兵不顾,向着城中冲去,后面的马军一蜂窝的冲了进来,从马屁股后面摘下用枯枝拧成的火把,用火折子点燃,四下乱掷,临漳南门大街立刻变成了一片火海,城门边上的,城头上面的那些伪军眼看不是头,立刻四下逃散,哪里还管有没有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傅红和马扩就分成两路,向着城里冲去,傅红走大街向着府衙而去,马扩穿侧路,直扑粮仓,边走边叫道:“城中百姓听着!我们是大宋王师,特来收复临漳,凡我大宋百姓,为王师引路的,拿下临漳粮仓者,皆可搬取粮食回家,大军不限!”

    马扩喊完了,他身后的骑兵跟着一齐喊,临漳听到叫声的百姓无不动容,只是一时之间,没有人敢动而已,突然百姓之中跑出来一个大汉叫道:“老实人饿死,大胆子的撑死,与其饿死,不如撑死,有胆色的跟着我来!”着就向前跑去,一边跑一边叫道:“王师随着我,人引你们去粮仓!”

    这大汉是马扩他们早就派进来的探子,他一出头,早有胆子大的,就跟着出来,人有从众心里,一人向前,万人相从,渐渐的在前面引路的人越来越多,先还只是无声的在前面跑着,后来大声鼓躁,呼喝前行,沿街的伪军看得心惊肉跳,丢炼枪,各自逃命,一边跑一边不住的叫着:“王师来了,王师百万大军来了!”直喊得全城惶惶,都道王师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伪军,全都乱了,看着城中百姓奔走,连大气都不敢喘,有那机巧得,就把身上的衣甲剥了,拿着军器混到百姓之中,一边喊,一边沿路抢起东西来了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